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军事科幻 > 诸天记行 > 第三十一章扭曲的人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三十一章扭曲的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我是……天公子。”

    中年男子说到这,语气一顿,脸上对李杨露出玩味的笑:

    “你信吗?”

    还没等李杨说话,风四娘从一旁拉住李杨和女子,低头小声说了声“走”,不几步,穿过拱门,将两人拉进院内,刻意站到院墙后,避开那中年男人的视线。

    “那男人是谁?你好像很怕他的样子。”女子不由疑惑问道。

    风四娘沉声道:“龙飞翼。”

    “龙飞翼?天马行空龙大侠?”女子惊呼道。

    风四娘点点头,表示肯定,然后有些惊讶的看着女子,“没看出来,你年纪轻轻,居然知道龙飞翼?”

    李杨也有些惊讶的看向女子。

    毕竟女子不会武功,不是武林中人,怎么可能一听名字,就知道是谁?要知道连他这个穿越者,可都不认识龙飞翼。

    面对李杨和风四娘的惊讶,女子低下头,神色黯然:“我以前……认识一些武林中人,所以对武林的事比较了解。”

    李杨联想到她被当礼物送给自己的一幕。

    以前是否也是如此?

    他当然不会问。

    风四娘是个直爽脾气,看女子不想多说,丝毫不在意的摆摆手,继续回到龙飞翼的话题,却不是说龙飞翼如何如何的厉害,而是给女子提醒。

    “你要小心这个人,他已经不是当年的天马行空龙大侠,现在,他只是一个被关了十三年,心理已经扭曲的疯子,尤其是他那个兄弟。”

    “兄弟?难道万里行云雷二侠也在这里?刚才为什么没见到他?”女子又是吃惊道。

    “你最好祈祷不要见到他。”风四娘无比严厉的警告。

    “如果说龙飞翼只是个被关了太久,心里扭曲了的疯子,那么雷雨,就是个已经彻底堕落的魔鬼。”

    “为什么这么说?”女子不由问道。

    “他们……”

    风四娘想提醒女子,却又不知该怎么说,羞于启齿,又看到一旁李杨,露出了兴致勃勃的求知表情,脸上一红,最后一挥手,“日后你自然就知道了。”

    “这么神秘?”李杨嘴里嘀咕一声,兴趣不减。

    风四娘瞪了李杨一眼,指着李杨,对女子特别强调:“你一定要看紧他,龙飞翼和雷雨被关十三年才堕落成今天这样,而这家伙要堕落,怕也就是一天的事。”

    “噗嗤。”女子忍不住噗嗤一笑,看向李杨。

    李杨摸了摸鼻子,没有说话。

    “哈~”风四娘毫无形象的打了个哈欠,眼角挤出一滴眼泪。

    “好了,该说的我都说了,现在我要去睡觉了。”

    说着她便往庭院外走,一只脚踏出拱门时,停了一下,回头看向女子,“你要是愿意的话,可以和我住一屋。”

    “我愿意。”李杨当场举双手双脚赞同。

    “滚!”风四娘杏眼一瞪,也是当场回道。

    女子掩嘴忍笑。

    见风四娘还站在那里等自己回复,她不由看向李杨。

    李杨点点头。

    女子这才随风四娘一起离开。

    院中只剩李杨一人。

    他也走出了庭院,却只是站在院子拱门外,望着整座玩偶山庄,目光深沉,不知在想什么。

    “在想逃出山庄的办法吗?”仍坐在花园中心亭内的龙飞翼,望着风四娘和女子走入的那间院子拱门,望了好一会儿,才转而看向李杨。

    “没用的,要是能逃,我和我二弟早就逃了。”

    “十三年啊!整整十三年了啊!”

    “也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变成了什么样?还有人记得我吗?家中老母是否还健在?……”

    龙飞翼举头望着明月,回忆的眼神中,似乎隐隐泛着泪光。

    李杨视若无睹,迈步,顺着回廊,向最近的一个院子门户走去。

    龙飞翼从明月上收回视线,转头,望着李杨即将要隐入拱门中的背影,提高嗓音,朗声道:“还未请教,尊姓大名?”

    李杨脚步顿住,回过头,朝龙飞翼露出了一个玩味的笑:

    “我是……沈浪。”

    龙飞翼脸上表情僵了僵。

    李杨没问他信不信,转过头,走过拱门,彻底进入院中不见。

    不一会儿,院中传出了一个小丫鬟银铃般的笑声。

    龙飞翼脸色多少有些难看,却没有任何动作。

    换做十三年前,他一定要给李杨一个教训,但是现在,

    “哼,要不了多久,你也会变得和我一样,不,比我更悲惨。”龙飞翼望着那间笑声已变shēn yín声的院子,脸上露出一种阴阴的笑容。

    他真是迫不及待想看到,当李杨也被这个山庄折磨得心理崩溃、扭曲、疯狂后,又会是什么惨样。

    一想到这里,龙飞翼竟然莫名地兴奋起来。

    “小雯。”他高喊一声。

    一间庭院拱门内,快步走出一个小丫鬟,穿过花园,进入亭中,刚进去,就被龙飞翼扑倒在地,竟就在这无遮无拦的亭子中,展开了一场chūn gōng戏。

    而奇怪的是,丫鬟在身下,龙飞翼因为兴奋而略微有些泛红的眼睛,却是直直望着风四娘和女子的庭院,而后,又望向李杨那间……

    …

    人在极端环境下的渴望是丑陋的。

    即使天已放亮。

    “你说新来了一个女人,还很美?”

    雷雨刚睡醒不久,正在用早饭,衣服都没穿,就那么赤条条的坐在桌前,怀里还抱着一个小丫鬟,不时上下其手,同时还从小丫鬟口中得知了昨晚李杨的到来,而当听到李杨身边还有个美人时,眼睛瞬间冒光,两口将手里的肉包塞入口中,都没嚼,一把将怀中丫鬟推到一边,在丫鬟哀怨的眼神中,兴冲冲出去了。

    一边嚼着嘴里的肉包吞咽,一边来到风四娘院前。

    刚要进去。

    “别忘了,风四娘是我的。”背后突然传来龙飞翼警告似的声音。

    雷雨回头一瞧,正好瞧见龙飞翼从亭中地上缓缓坐起。

    这厮竟是在这睡下了。

    雷雨瞥了一眼龙飞翼身旁地面,仍没有醒来的丫鬟,哪里还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耐烦的说了声“知道了”,便转身直接进了风四娘住的庭院。

    一边进,一边还高声发笑,似乎在打招呼:

    “听说山庄里来了个大美人,我这厢特来拜会,也不知道你听没听过,我万里行云雷二侠的名号。”

    “抱歉,我只听说过猪猪侠。”突然响起的另一男人声音,令雷雨脸上的笑僵住了。

    转过看去。

    只见院墙上,李杨以骑马的姿势骑在墙头上,后背靠着屋子墙壁,居高临下的看着院中雷雨。

    “你就是新来的那个男人?”雷雨仔细看着李杨那张年轻的脸,心里莫名升起一股妒忌。

    他也年轻过,只是他的青春,已经在这座玩偶山庄里虚耗完了。

    天公子,你关进来这么个年轻人,是故意嘲笑我已经老了吗?

    不!

    我还没老!

    我这就证明给你看!

    雷雨脸上带着股病态的疯狂之色,从李杨身上收回视线,一头朝紧闭的屋门走过去。

    “呼。”

    一阵风扫过,带着衣衫猎猎作响之声,雷雨眼前一花,墙头上的李杨,已经站在了屋门口,而且就站在他即将要走到的下一步位置上。

    好快!

    雷雨心里一惊,刚迈出还未落下的右脚,下意识变为踹出,朝李杨刚站稳的左脚膝盖处踹去,口中同时喝道:

    “滚开!”

    李杨不退反进,抬起膝盖,朝雷雨脚底顶上去。

    雷雨见此,嘴里嘲笑一声,“自不量力。”

    他是往下踹,力道可以由上向下,很自然的踹出去,比起李杨往上顶,天然就占据优势。

    高手相争,一丝一毫都差不得,这个优势足以令他取得优势。

    但雷雨显然还不满足于一招得胜,脸上浮现出狠毒之色,丹田内力狂灌于右脚上,竟是要毕功于一役,直接废了李杨膝盖这条腿。

    “嘭!”

    脚底和膝盖重重碰撞,发出清楚的震响。

    正等着听李杨膝盖粉碎声的雷雨,忽地脸色一变,骇然低头,看到李杨膝盖非但没有粉碎,反而爆发出一股绝强的劲力,膝盖已不动,那股劲力却顺着与他脚底的接触点,袭向他右腿。

    “啊!”

    雷雨嘴里惨叫一声,整个人竟被这一道膝盖之力,顶得向上飞起,在空中翻了好几圈,才“嘭”的一声坠地。

    李杨缓缓放下腿,道:“最近几年都没好好练功吧。”

    何止是最近几年。

    整整十三年,雷雨都没怎么练过功。

    练功是为扬名立万,为建功立业,为闯荡天下……可在玩偶山庄里,练功有什么用?

    是能让他逃出玩偶山庄?还是能让他一夜多御几女?

    他早已放弃了。

    “在这个出不去的地狱里,你早晚也会变得和我一样。”雷雨坐在院中地上,抱着右腿,疼得直咬牙,这还是因为他用卸劲的技巧,卸去了些力道,不然,这条腿就不是光疼那么简单了。

    “那可不一定。”李杨抬腿,走下屋门前台阶。

    “死人和活人,怎么能一样?”

    雷雨额头冒出冷汗,嘶声道:“你要杀我?”

    李杨上下打量了一眼雷雨光着的身体,“你不该杀吗?”

    杀气透彻骨髓。

    雷雨吓得亡魂皆冒,一瞬间,竟是忘了右腿的伤,挣扎着想要从地上站起,跑出去。

    他忘了伤,伤却忘不了他。

    刚站起,右腿一疼,便又惨叫着跌倒在地了。

    李杨脚下一动,整个人向雷雨冲去。

    突然,

    “啊~”一道丫鬟尖叫声传来,一具白乎乎不着片缕的娇躯,从庭外飞了进来,笔直飞向李杨。

    李杨本想躲,可是看了一眼身后的坚硬台阶,还是驻足,出手,将飞来的丫鬟横空抱住。

    就在这一刻,

    一道黑影闪电般从庭外冲入,不做片刻停留,抓住地上的雷雨,再次闪电般原路冲回。

    只留下一句:

    “二弟鲁莽,多有冒犯,做大哥的在这里代为赔罪了,若阁下心中杀气难平,就杀这丫鬟泄愤吧。”

    是龙飞翼的声音。

    “这龙飞翼的武功,倒是要比雷雨高出不少。”李杨望着已经无人的庭院拱门口,原地沉吟片刻,没有去追。

    低头看向怀中丫鬟。

    “别……别杀我。”丫鬟浑身颤栗不已。

    “那可不行。”

    李杨竟非杀不可,他的杀心何以如此之盛?

    他将丫鬟放下。

    丫鬟早已吓得双腿发软,站立不住,一下跌坐在地。

    李杨脱下外衣,披在丫鬟身上,掐了掐丫鬟脸蛋,笑道:“等晚上找个时间,我要杀得你哭爹喊娘。”

    丫鬟抓着身上衣服,只薄薄一层,却让她感到身体在发热。

    “去吧。”李杨拍了拍丫鬟后背。

    丫鬟感觉身体就像是不属于自己似的,随着李杨一句话,便自动站起来,朝庭院外面走去。

    或许换一个时间,换一个地点会更加听话。

    直到快走出拱门时,丫鬟停住,回头,朝李杨投去一个满含春色的眼神,“其实……不用等晚上也行。”

    说完,便跑出去了。

    那一抹弯弯的嘴角,似乎是在钩李杨去追。

    李杨笑了笑,没有过去,回过身,走到屋门前的台阶上,丝毫不嫌台阶冰冷坚硬,就地坐下。

    他也不干什么,只是面朝着庭院拱门口坐着,像是一尊门神。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