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田园婚宠:邪少虐妻,有点甜! > 第353章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353章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孙二娘说的正爽,嘴上都是一副不饶人的架势,叶清荃看着自己的母亲落于下风,看的有一些不过眼睛去。

    “”到时候我看看你这么一个女人,我看看你这么一个尖酸刻薄的女人,我看你还怎么能够利用女儿来依仗我们整个叶家的势力,我倒是想看看他说你们的小家比下降没有了,你们女儿的依靠没了,我们整个叶家的依靠,我看看人家小家能够长什么样子。”

    三姨娘擒着冷笑,看着孙二娘丑陋的样子,就是一定要把这个人给揭穿了去,一定要撕下她真实的面目去,一定要这样子的。

    “还有,最近我可是听说你那个混账儿子,在外头可是欠下了不少的债务,现如今这么一个巧合的时间里,到了我们家里头,可想而知,你在我们家也是要干什么的,别的不说,等一下来这个地方要钱的吧,昨天晚上那么大的晚上还在门口里,也算是一个大户人家的丈夫,现在又不要脸的就蹲在门口里头,在这里等着我们家姑爷等着我们家大公子回来,你还真是要脸呀,你那些作为正房的大夫人你的脸面,你怎么就不要脸,看来还是儿子比较重要的一点啊。”

    什么

    孙二娘脸色红了一下,仿佛像是一个响亮的耳光打在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疼死了。

    “我不敢了。”

    “其他男人可不像我,要是看见你这样,不把你吃吞入腹,还算个男人吗?嗯?”叶戈松了对她的束缚,若无其事进浴房,陆雨宁瘫软在凳子上,还没有缓过来,连续倒了好几杯水喝,才冷静下来。

    “菊花,你这么做就觉得有点不厚道了,你如今能有这个成就,难道不都是因为我吗?要不是我一手扶持你,你以为你能够待在这个地方,这么长久下去,要不是因为我一直在护着你,你以为就凭借着你这个脑子,你能够在这个地方呆长久呢?”

    青梅擦擦脸,看着菊花一副楚楚可怜的样子,真的不知道要装给谁看了去:

    “做人可不能青够这样,做人一定要厚道,而且要知恩图报,我曾经对你这么好,可是你呢,你却是怎么对待我的,你竟然这么背叛我,竟然轻易的从我的手里抢走了我应该得到的东西,你这种人,你这种人一定不会得到上天的报应的。”

    “我这种人,为什么这种人,我如今做的这一切的事情不都是为了你吗?不都是为了咱们这个家,不都是为了我们的主人,不都是为了我们这些下人,能够好好的伺候好咱们的主子吗?我不以为我这样子做有什么错,我也不以为我这样子到底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要是真的对,于这一天事情都不满意的话,大家可以去跟咱们的夫人说,一直跟咱们的夫人说,让我给你换回这个位置,你要是觉得可以的话,那你就尽管去说好了,反正,我一切都听从主子安排。”

    菊花觉得自己有一些委屈,他们这一些做下人的,本来就没有资格替主子们决定什么,为什么青梅要反过来责怪他们呢?

    一切都听从主子的安排,这些话可真是可笑。

    那不是因为他自己,有某一些私心利益,怎么可能被别人给盯上?怎么可能被那个姓陆的那个女人给看上了。

    这一切的事情肯定是菊花有意为之。

    女人心海底针,这些事情老天爷早就已经说过了。

    “菊花,你别以为把这些事情通通都撇的干干净净,我就不会说你什么,我就不会责怪你什么,我就不会这样对你说,我告诉你,不管怎么样,今天这件事情,我们两个人之间的梁子就已经结下了,一开心也好不开心也罢,反正从今往后我就跟你是死对头,以后只要是有你的地方就不会有我,有我的地方也不容易,你自己这样记着这句话,听见没。”

    “记住就记住,反正不管怎么样,我呆在这个家,我是不会指望你青梅能够护着。呆在这个地方,只要把主子伺候好了,才是王道。”

    菊花吞下这口恶气,慢慢的回到自己的床上去休息,躺着这一晚上他想了很多的事情,躺着躺着就慢慢的进入梦乡,梦到了许许多多的东西,但是最后,所有人都把他给,推到火坑里去,只有一个人把他给救上来,那就是夫人。

    第二天清早,陆雨宁早早的醒来,外头依然是下人破水的声音,打扫的声音,以及,花鸟虫鱼的声音。

    陆雨宁刚刚睁开眼睛,就看见菊花,已经都有一盆干净的水进来,才扫了一眼看着菊花,眼角的黑眼圈,以及他沮丧的沮丧的神情,好像情绪不太对,尤其是跟昨天晚上离开的时候一对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夫人,你起床了,你起床了,那就让菊花来伺候你洗漱吧,现在时候也不早了,要是你再不起来的话,要是让三姨娘知道了,肯定又要说你的不是,夫人,你还是赶紧起来吧,早上都已经准备好了,就等着你起床去。”

    “你好像有什么事情不太高兴,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什么难过的事情,或者是不开心的事情,跟我说说看,兴许我可以开导开导你,怎么了?你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有什么事情就直接开口跟我说嘛,别自己一个人都瞒着,这样子不是很好的事情,有的时候那些不好的兄弟东西,自己一个人全部都消化了去,很容易让自己得抑郁症的。”

    抑郁症,依照的是什么东西?怎么最近夫人老是说这些奇奇怪怪的语言,他压根就听不懂。

    菊花找了一下眼睛,看着夫人,笑道。

    “夫人,你怎么又说这些奇怪的语言呢?抑郁症,抑郁症是什么东西呢?好像,我以前好像从来没有听过这一些话,怎么感觉这些话好像对于我而言,就像是天方夜谭一样,不知道是不是我以前太孤陋寡闻了还是,还是不问你的,思想太过宏大,所以我压根就听不懂你到底在说什么,否认,什么叫做,什么叫做抑郁症?”

    嗯什么叫做抑郁症?

    这个可就是难解释了,她陆雨宁又不是医生,不过这个抑郁症可真的是在21世纪放到21世纪,可就是一件人人身上都有的病症状。

    患上抑郁症的时候,那只能是让自己失眠,但是严重了的话,很可能就会逼着自己去自杀,去跳楼,所以这件事情先看着,像是一件非常简单,非常容易治好的病情,但是一旦是严重起来,那就是,特别的严重,很有可能会导致自己丢掉性命的。

    陆雨宁尴尬的笑了一下,摸摸脑袋了去:

    “嗯,这个嘛,我只是随口说一说,其实无关紧要,你不用太在乎,如果今天看见你好像情绪不太对的样子,你跟我说说看,你到底碰上什么事情?有什么事情跟我说说,看我给你撑腰,要是有谁欺负你,你跟我说,我一定会护着你的,敢欺负我的人,那就等于是在我的头上动土,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你跟我说说看,到底是谁欺负你,跟我说明白的去,我一定会给你去挣回一口气,你明白吗?”

    要是这次夫人去责怪那个青梅姐姐,指不定日后那个青梅姐姐还不知道要怎么去刁难她的菊花,那个房间里睡着的那些人全部都是青梅姐姐手底下的人,那些人,要是她得罪了青梅,指不定那些女人会怎么去欺负他菊花呢。

    表面上的时候,她觉得还可以一个人扛着这些东西。

    不过,要是夫人责骂了青梅姐姐,那事情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你知道就好,你知道这些利益关系就好,尤其你自己想清楚,不就是几百两银子的事情,你又何必跟我一直在这里较劲呢?不就是几百两银子的事情嘛,只要是你自己轻易的跟你丈夫开口问他要几百两银子,你丈夫家里那么多钱,就算给你几百两银子出去花花,去买点漂亮的衣服,买点胭脂俗粉什么之类的,有多大点事儿?你怎么就不能够?你怎么就不能够看见你母亲我,他怎么这么多年一直为你操劳的事情的样子,你就帮帮我帮我解决一下困难怎么了?”

    孙二娘说出自己的心窝子,看着自己女儿这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这几次自己的身上像是被火烧一样,仿佛只要随时有一个引爆点,他就能够了爆发出来。

    “你怎么就这么狠心,你怎么就这么狼心狗肺,你就帮帮我怎么了?难道外人还会说你,说你吃里扒外呢,我是你的母亲,我又不是什么跟你无关紧要的人,你就算是帮帮我,帮帮你的兄长,你又如何了?难道还会让你少一块肉吗?这只不过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只不过是你们家,眨一下眼睛的事情,这有多么的难呢,就这么一点事情你都不能够帮一下我,难道以后难道将来我还能够指望你帮上我什么忙呢?”

    萧月晗哭笑不得,这么容易的事情。真的就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吗?

    “母亲,你真的以为这只是一件随随便便的事情,争执是因为这是一件轻而易举的事情,对,极光确实在你们这些人的眼里,只是一顿饭的钱,就是几件衣服的钱,可是对别人不一样,尤其是对于那些底层的劳动人民,几百两银子是他们一辈子都没有办法挣不到的钱,你真的要我这么狠心的去剥夺了他们这些亲情,拿来填补你跟哥哥的这个缺口吗?”

    老奴看着小姐和夫人这般争吵,不忍心看见事情变成这样子。

    “小姐,这些话你就不要说了,夫人今天远途而来,已经一定很累了,你就赶紧康复去休息吧,你再也不要跟你夫人争执了,这样子争只想你自己身体也不好呀,现在你看看你自己脸色发红,自己的身体都不好。”

    “婆婆,这句话你不要拦着我,你让我去说,这些话,你千万不要拦着我,今天就当着我快要死的时候,你就当着我,每天都病着要死,不活的时候,你就让我把这些心里一直憋在心里,难受的话你就让我说出口,多大点事儿,难不成他还能够,他能够把这些事情说出去吗?我相信你在这里,谁都可能把真心话给说出去,但是就唯独她不会的,如果他还想要从我的身上捞到更多的利益,这些事情,三岁小孩子都懂。”

    萧月晗冷冷的看着自己这个母亲,她受够了她的打压,她受够了她的指示,完全就没有把自己当成一个人。

    陆雨宁看着浴房的门,脑子里突然又想起上一次,她跟他接吻的画面,那一次,她不知道自己醉没有醉,但叶戈定是没有醉的,不喜欢也可以这样子,可能男人和女人之间,本质上就有区别。

    男欢女爱,男的只是欢喜了一下,女的却却是动了真情。

    陆雨宁重新思考了一下自己的世界观,某种东西在悄然地发生着变化,她不小了,呆的是成年人的世界,成年人的世界不问对错,只要喜欢不喜欢。

    今晚过后,叶戈每次都是回来洗个澡,就去隔壁书房睡了,他本来就隔三差五回来,一回来就去书房,两人待在一个屋檐下的时间,相比于之前抬头不了低头见,少了许多。

    陆雨宁一边庆幸自己终于安全了,但一边不免又有些失落,这一份失落感从何而来,她不得而知,但其实她的内心深处早已经明白了这种失落的缘由,只是不想承认而已。

    因为一旦承认了,就等于打开个了一个口子,所有的东西都会不受她的控制。

    现在,她宁肯自己忍受这一份失落,也不想要去承受更惨重的代价。

    菊花撸起自己的袖子,蹲在一边,一边吃着瓜子一边的说道。

    陆雨宁看着她真可谓是心急火燎的,真的是一个简单纯粹的旁观者啊!

    “小姐呀,我就说这么一些不关紧要的话,就别灰心丧气了。你看在你自己的份上,你好好的考虑,考虑吗?我已经年纪大了,也不知道自己还能够生活多久,还能够待在这个世界上多久?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还能不陪你多久,难道你要我怎么明了?”

    老人家看着萧月晗就像是一朵随时会凋零的花朵,一点儿都不知道自己可以做什么。

    她要怎么做才可以帮助这个女孩子摆脱这一些苦难呢。

    她要怎么做呢?

    “不管是从前还是现在,我压根就没有,压根就没有感觉到幸福,你可是知道,婆婆你可是知道,真的,每当深夜我自己睡不着觉的时候,自己都会反思,我自己都会自己问我自己,要是当初我自己真的努力了,自己要是真的可以,我是真的可以去反抗我的家人,兴许我,如今我就不会过这样的生活,我就不会每天像是行尸走肉一般,就是一个木偶一样被别人操控着,这一切都是我活该的,因为我自己并没有勇气去改变,只会安于现状,不仅仅利用我自己现在得到的一切的东西去,成为我家人,成为首家利用的对象。”

    萧月晗可以很明确的知道,他并非是不知道,她一直都知道的,她一直都知道自己是一颗棋子,知道是因为自己身上也有着一些可以利用的价值,所以想让父母会特别心疼她,才会,才会一直一直不停的关心,那就是因为他们,可以从他的身上得到他们想要的好处。

    要是等到将来的某一天,她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她就会毫不犹豫的被别人称为别人抛弃的那一枚棋子,那个时候,她已经成为一个年老色衰的女人,再也没有机会像是明星普通的,年轻的女孩一样去追求自己的幸福,这么一辈子,就这么什么都干不了。

    一切都完了。

    “我从来就没有这么一个意思,千万不要误会,我没有这个意思,我没有想过要伤害你,我也没有想过,成为你的累赘,我知道你对我很好,我知道你一直把我当成是你自己亲生的女儿一样,但是我也请求你,把你自己的时间都放在你自己的身上,不要来干涉我太多,也不要来关心我太多。”

    萧月晗她知道她自己已经是一个成年的女孩,不知道自己去怎么去掌控自己的生活,就算是现在生活的不如意,也是她自己咎由自取,并非是他人影响,她没有资格去责怪任何一个人,这就是他的命而已,他有什么资格去责怪任何一个人,他没有资格,真的没有资格。

    如今这个婆婆年纪已经大了,他怎么能够?他怎么能够忍心还让她这么累的人老人家,一直不停的去担心,他的生活过得好不好,更何况他还是一个老人家,这个老人家还是一个与着自己无关的人,她怎么就这么任性么?

    “看,我刚才说了你,都说你选的这个身子不适合在外面,被风吹看,你这才出来了,一会儿,你现在就已经是不停的打喷嚏了,你是不是又想要让自己的病情变得更加重?”陆雨宁看着萧月晗弱不禁风的样子,非常的想要吐槽她。

    萧月晗掩住嘴巴,咳嗽了两声,陆雨宁看着她的样子,古代的闺阁女子真的是了不得了我就连咳个嗽,都是优雅的不行的哪一种。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