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奈何皇叔看上我 > 第二百六十七章 思绪有些乱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二百六十七章 思绪有些乱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风畔的突然归来,让南风盏的心中猛的揪了紧。他不敢去想,也不敢多问,只待其给他一个回答。

    奈何对方,趣意渐生,顿时绕指指向殿外,“你似乎,对季锦烛很是不一样。”

    “......没什么不一样。”他蹙眉别过,本欲躲避,却是即刻迎了桌上的瓷碗入眸。

    “呵——”

    风畔摇头笑起,其表情很让他看不明白。

    “你究竟想跟我说什么?”

    没意思!心中亦是不能理解,他的小灼灼怎么就瞧上他了?转而撩眉,就朝他晃了晃乌黑透亮的眼珠,似在说,这就抛开话题,直奔主题了?

    “我要让你去庆灵山取琼殇碧芝回来!”

    “琼殇碧芝?”

    “没错!”不需怀疑,就是它!

    “你要琼殇碧芝做什么?”

    “不是我要!是卿灼灼要!”

    “......”他回答的甚是速度,也甚是淡定。就似在表达与他无关,他只是替她寻之。

    “琼殇碧芝一直都是我师父守着,我也不知道它藏在什么地方!”

    “这我就管不了了!我就告诉你!一定要拿回来!还要快!”抬指撩动几下,以作示意。

    南风盏唯做垂眸,思绪渐生。

    “这季锦烛对你不错呀!要不然,考虑换换人?”

    “我只是觉她,有些时候很像她!”

    风畔闻声点动额间,转而背手欲离。却在移步之时,又忽地回了头,“只是觉得很像吗?”

    南风盏当即蹙眉逢上,“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你都猜解不到,我能说什么!就...随便聊聊!”话毕,转身迈步,只在跨过门槛那刻,落了哎呀之声,“凡人啊!就是喜欢庸人自扰!围着一件事情转之不开!纠结什么呢!你觉她像,她就像!你觉她是,她就是!”

    南风盏听得很清楚,却仅以为风畔在戏弄他。世间相似的人数之不尽,可他是个死心眼,无法寻人代替。

    风畔离开后,他就去了月璃门跟师兄商量回庆灵山的事。再看季锦烛,自是渐生些许尴尬。有很多细节可以说明,她很关心他!可有些细节亦说明,她真的很讨厌他这个人。就似他们之间有什么仇,有什么怨!许是小姑娘心眼好,才会在他不适之时,可怜他一下。至于其他时候,过多的则是躲避。

    细细打量一番,她安静的时候,一点都不像卿灼灼!

    他记忆中的灼灼是一个闲不住,总爱热闹的小姑娘。

    和师兄商量好,他便准备回风倾殿。

    似就像师兄说的,那条小路已是走了习惯。故未经脑子,就继续原道返回,终在迈出几步后,退之走了正门。即便是绕行,也好过经她的倾风筑。

    一路摆袖,过木桥归风倾殿。却在桥旁,遇了更麻烦的事。

    “师父!谢航笙他欺负我!”

    “我没有!师父!您别听碧琦胡说!我这都已经够让她的了!”

    就似两个娇气的孩子,愣是将他拦在了桥口。然后,一人一句,闹得他头晕。

    “师父!你要给碧琦撑腰!”

    他怎么就收了个这么粘人的谛伶!不让女子入华阳宫亦是极为明智的决定。

    “师父!我真没做什么!我只是扶了她一把!”

    “我用你扶了!季锦烛推我!你就占我便宜!你们两个分明是耍心机,商量好的!”

    “你别胡说!你别拉上锦烛!”

    “我就说!就是季锦烛......”

    “够了!”也不知哪里来的火气,当即扬手推了一把。

    以至金碧琦歪歪扭扭再次撞向了谢航笙!

    “师父!”

    他则大步行上木桥,摆袖离去。任凭谢航笙于后方委屈,撇嘴,唤着师父。

    到了风倾殿,又见雪刃在门前等他。

    “你怎么一个人回来了?我不是派人叫你将季家小公子带回来吗?”方才没来及问,这会儿正好问他。摆动着袖衣,未曾停步,直至入了殿内,坐到了梨木茶几旁。

    “属下,属下有要事禀报!”

    “说!”

    雪刃俯身落拜,拧眉之深,满脸思绪凝重。

    这让他瞧的很是疑惑。

    遂听他慢慢道来,“主子可还记得,我们当初曾去过桃花岭!”

    “......你说的是哪一年的事!”闻声落思,转将眸光投在棋盘之上。三年前,他曾带卿灼灼去过。两年前,却就只剩他了。

    “属下说的是,两年前,我们一同去的那一次!”

    “......那一次!怎么了?”语声淡淡,因并没有过多在意。风畔走后,他似迎心头思绪颇乱,故没有办法去多想别的。

    “王爷说,看到了灼灼!”

    “......”不禁苦笑,垂眸紧唇。若是真的看到,他怎会放她走。“你提这件事做什么?”

    “那日,还有个少年一直跟我纠缠,主子可还记得?”

    “记得!”

    “原来,他就是季家公子季锦天!”

    “......”

    “我怎么想,怎么觉得,当日季锦天是故意来跟我纠缠的!之后,王爷也从祈缘阁里出来了!再后来,灼灼的青囊愿就不见了!这不是很巧合吗?”

    “......”

    “所以有没有可能,主子当日看到的姑娘就是季家人,也就是......”欲言又止,只将眸光映在主子的脸上。他亦是琢磨了好些时候,每次看到季锦烛,他都觉特别像。“前几日,我曾见黎王到季家,向季家二姑娘讨了张皮面具。”

    画面依如在眼前,南风盏静站月璃门门外,背手深思。

    所以...有没有可能,风畔瞒了他什么!骗了他什么!

    “凡人啊!就是喜欢庸人自扰!围着一件事情转之不开!纠结什么呢!你觉她像,她就像!你觉她是,她就是!”

    风畔的话又再次旋在耳旁,南风盏越发蹙紧了眉头,转瞬抬起,便见季锦烛跟在师兄后方,慢慢地朝他这边走了来。

    卿灼灼转而逢眸,亦是拧眉落了惊讶。

    “呦!师弟已经在等着了!我还想着让锦烛找你去了!”似故意抬高了些声音,以缓此间气氛。

    “师兄要带她去?”

    北月溟撩眉挑眼,“随行照顾!有什么问题吗?”

    这话,她还想问呢!北月溟要跟他一块去?

    还说什么,让她去找他?

    这事儿!事先跟她商量了吗?

    “那就带着吧!是需要有人随行照顾!”

    “……”谁照顾谁!她可不会照顾人!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