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久婚成瘾:陆少情有独钟 > 168陆先生数胎动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168陆先生数胎动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八月进入中旬,高温不减,走在外面会觉得像是蒸笼。

    但这么高的温度,挡不住人心境平和,所以高温也变得不那么恐惧。

    八月十五日这天,张谦站在莫念身边汇报莫小静最新境况::“近日她正在办理和江城的离婚手续,应该快了吧。她将莫氏股份全部赠与您名下,老爷子和莫名东生前给她留下的东西包括不动产动产,全部被她捐给了临海一家慈善机构。前两日我曾看见她的车出现在公司楼下,也不进来,就在外面看着,但这两天没瞧见她在过来。”

    莫念站在床边,看向窗外楼下某个位置。

    莫小静过来她都知道,她知道她的车就停在那个位置,她知道她是要来和她道别,但没有勇气。

    或许,她还想要和自己道歉,不过……她没有勇气。

    这些年发生了那么多事,岂是一句‘对不起’可以抹杀的?

    莫念抚着小腹问:“她现在在哪儿?”

    ——

    莫小静一早八点约了江城在民政局,这会儿两人已顺利办好了离婚手续。

    从大厅出来,江城给她递来了一张银行卡:“你拿着吧,当是我给你的补偿。”

    莫小静看过那张卡,缓缓摇头笑道:“你现在也不容易,这卡我不会要的。”

    江耀云走错了一步,便意外着江家许多事都要从头开始。

    现在的临海水深火热,早已不似江耀云打下天下的时候,靠江城东山再起注定是件不太容易的事。

    但让江耀云,也让莫小静意外的是,江城竟然一力扛起了整个家族。

    莫小静看出来了,他是成长了,真的成长了。

    对于江家现在的遭遇,江城不怨天尤人,没什么可怨的,你种下的因就是你得的果。

    谁也逃不开命运的惩罚。

    “你还是收下吧,不然我会良心不安。”江城说:“我再难,也不至于委屈了曾经跟过我的女人。你将莫家的东西都赠了出去,你以后靠什么生活?”

    江城让莫小静意外,但莫小静又何尝没有叫他意外?

    他印象中的莫小静,是骄养惯了的大小姐,没有钱的日子,她该怎么生活?

    江城凝眉说:“小静,你别逞强。”

    也不知道为什么,莫小静忽然就红了眼睛。

    她咬了咬唇深呼吸,笑道:“我真的不要,有钱的日子过惯了,想知道没钱的日子是怎么样的。想知道,我这个莫家二小姐离开莫家,失去那些钱以后,能不能找到最初的自己。所以,江城你不能拿钱给我,你这是在侮辱我,在侮辱我们那段婚姻。”

    江城如何能想到他印象中那个只剩娇蛮无理的莫小静,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所以,他仓皇收了手上的卡片低头诚挚道了句:“对不起。”

    “没关系。”莫小静红着眼睛看着他问:“你可以最后一次抱一抱我吗?”

    江城楞了下,然后向前一步,轻轻将她拥入怀抱。

    莫小静靠在他耳边说:“我想我是喜欢过你的,和虚荣心和莫念无关。”

    江城眉心微拧了下,然后他松开她又一次郑重道了句:“小静,我对不起你。”

    因为这段婚姻,他的确并非源于真心,对她也……不是喜欢。

    他错了,他早就知道自己犯下了不可饶恕的错误。

    他们都错了,错在不懂正确表达感情,错在在错的路上执迷不悟,再回首早已物是人非。

    莫小静深呼吸说:“没关系啊,我原谅你,你也原谅我。以后,彼此祝福,各自安好。”

    她笑笑拎着包起步离开。

    江城转身看着她踩着台阶一步步往下走,他想起了那年他第一次和爷爷去莫家作客。

    当时的莫小静,就一脸好奇的坐在沙发上打量他……后来她缠着他说:“姐夫,我对你一见钟情,你和我在一起好不好?”

    女孩声音很甜,笑容更甜的像是能融化人的心。

    江城现在回想,只觉恍若隔世。

    莫念和莫小静是在临近机场附近的一家咖啡店见的面,地点是莫小静选的。

    姐妹见面没有以往的剑拔弩张,但莫小静却莫名显得有些紧张。

    她甚至连抬眸看莫念的勇气都没有,她太紧张了,紧张到手心冒汗,紧张到压根无法开口。

    莫念端起面前的清水喝了一口,终是忍不住深呼吸看向她问:“要去哪里?”

    “没想好,到处走一走看一看吧。”莫小静垂目道:“将之前没做过的事,都做一遍。想知道我除了做一个坏人以外,还能不能学着做一个好人。”

    许佩文没来得及做的事,她有机会,既然有机会,就应该珍惜。

    莫念静默片刻问:“还回来吗?”

    “不回了吧,这座城市的记忆太不美好了。我给别人的印象也不美好,我想我没有足够强大的心理去面对这一切。”莫小静今天不想哭的,可是那泪水怎么都控制不住似的往下落,让她的视线一度变得模糊。

    情绪更像是脱缰的野马,让她一度哭到唇形发颤半个字也说不了。

    莫念给她推来纸巾盒说:“你从小就爱哭,你一哭爷爷一准投降,你不能当着我的面这样哭,要是被他老人家知道了,会说我欺负你。”

    她这么一说,莫小静情绪更是收不住,她捂着脸将脸压在了桌面上,哭的肩头耸动不停,哭的那些眼泪从指缝滑落砸在玻璃桌面上那么清晰。

    失控中她哽咽着说了句:“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爷爷,我辜负他的一片厚望。”

    要是可以从来的话,莫小静不会再偷懒,她不会因为不想训练而哭泣,而央求莫振海。

    要是可以的话,她会和莫念一起,好好按照他老人家的要求学习,会严于律己会谨记他的教诲。

    要是可以的话,她想选择一条简单一点的道路去学会成长。

    莫小静的飞机要到点了,她后来是红着眼睛走出那家咖啡店的。

    她不叫莫念送她,但莫念还是跟去了机场大厅。

    头顶响起工作人员的提示播音声:“请乘坐K451航班的乘客,尽快检票登机。”

    莫念没看过莫小静的机票,但她猜测她应该就是这一航班。

    她觉得自己不能继续在这里逗留了,她若继续逗留,只会让她误机。

    是时候该让她走了,换个地方,换个心情,换一段路没什么不好。

    莫念一步步往大门外走,她不知道身后莫小静看着她的背影再一次失控到无声痛苦!

    后来,后来她飞快的跑过去叫了声:“姐!”

    莫念被她从身后抱住,她能听见她趴在她肩头哭到哽咽,哭到呼吸不畅。

    她拍着莫小静的手说:“走吧,一路顺风。”

    莫小静松开她,拉住她的手终于忍不住一遍遍对她说:“对不起,我对不起你!我欠你的,下辈子若有机会的话再来偿还。这辈子……这辈子我不想还了,我要让你记我一辈子,我要让你记着有这么一个欠着你的我,让我下辈子还做你的妹妹!”

    “好。”

    莫念轻轻一个字,让莫小静险些再度失控,但她忍住了。

    她不能不忍住那些情绪,她没时间了,她得说完那些没说完的话!

    “我可能不能陪着你看孩子出生了,你要照顾好自己,莫氏再重要也不如你重要。或许……这些事都不需要我操心,毕竟有姐夫嘛,但我还是想跟你说一遍,什么都没有你重要。”

    莫念目光柔软的看着她,她想,真好,她以为什么都不懂的妹妹,竟然也学会关心别人了。

    那些伤害抹不去也没关系,都交给时光去解决吧……

    她伸手擦掉莫小静脸上的眼泪笑说:“你也是。”

    “再见。”莫小静松开她,后退着郑重说:“保重。”

    然后她转身一路小跑离开。

    是再见,也是不一样的开始。

    莫念从机场出来,才发现已等在门口半天的男人。

    陆景萧看着她张开双臂说:“来,抱一下。”

    莫念笑,然后笑弯了眉眼伸手拥抱他。

    这人抱着她,不顾机场往来的人在她额头亲了一下又一下:“你可以安心了,她长大了。”

    “嗯。”莫念轻轻应了声,抱紧他说:“这样已很好。”

    虽然成长的过程太重,但这样真的已很好。

    男人抬手摸了摸她头顶说:“回家吧。”

    他说回家,莫念以为是回浣花小筑,或者是别院,但都不是。

    这人在这一天,又给了她不一样的惊喜。

    他带着她回了她父母生前住的别墅,也是年后他安排人装修的地方。

    屋子已于三个多月装修好了,但那段时间她正好忙,后来又因她怀孕,所以陆景萧一直没急着带她过来。

    但现在可以了。

    原本生锈的铁门,被他换成了精致的木阑珊,原本扑满杂草的院子早就焕然一新,院子里栽的那些花正开的灿烂。

    风一吹,花香溢满园。

    他在院子里一角装了秋千,看着和她别院的有些像,但并不一样。

    她别院院子里的秋千是单人的,但是这秋千是双人的。

    秋千绳索上缀满滕花,有些含苞待放,有些早已恣意绽放。

    男人拉着她的手说:“以后我推着你和孩子,岳父生前想做没做的事,我一定可以替他做到。”

    莫念点头笑:“好呀。”

    她不知道他那一笑,是比天边夕阳更美好的美景。

    那人看她的目光有些沉了。

    莫念偏头看着他又是缓缓一笑,然后伸手拉下他的脖子,轻轻印上一记吻。

    周围有虫鸣,有鸟叫,有风声,但现在彼此只能听见各自的心跳声。

    再进入别墅之后,莫念才知道屋子里被他改动许多,客厅家具有些已被更换,墙色重新耍过,那是一种浅淡的暖黄,配合着他重新挑衅调整的家居摆设,一眼望去只会让人觉得暖心。

    茶几上的相框被换了,唯一没有更换的是那张她和父母的三人合照。

    看过那张照片,莫念想,她现在的心情他们应该都能感应到吧。

    如此一来,父母也该安心了。

    她后来上了一趟二楼。父母卧室被陆景萧保留原貌,但她的卧室被更换了,换成了……儿童房。

    是的,就是儿童房。

    打开那扇门,初初看见里面东西的时候,她有些惊诧。

    他做这些设计的时候,根本没有告知她,甚至连商量都没有。

    但惊诧完了,又只剩下了然。他那个人啊,向来是什么事都喜欢想在前面。

    莫念翻看起屋子里的摆设,和孩子的玩具,她试图从那些颜色上猜到他的想法。猜他到底是更想要一个女儿,还是更想要一个儿子。

    但徒劳。

    看遍了屋子里的东西她也猜不出什么来,那人的心思藏的太深了,有时候纵使是她也是毫无办法。

    见她半天没下去,陆景萧系着围裙找上来。

    是临时决定带她过来,这地方的保姆还没到位,今晚只能他亲自下厨。

    但无疑,陆先生享受这样的时光的。

    他靠在门边,看她仔仔细细的翻看角落的东西,看着她皱眉,拧眉,然后到底忍不住笑了:“研究出什么来了吗?”

    莫念真是看得太入神了,所以没有注意到门边的人,直到他出声她才朝他看过去。

    她摇了下手上的摇铃,看着他问:“这些东西都是你自己买的吗?”

    “嗯。”陆景萧走过去,拿过她手里的东西靠近她肚子晃了两下。

    莫念笑着说了句:“动了。”

    “嗯?!”这人激动的扔掉手里的玩具,慌忙擦了两下手抱着她坐在孩子床边,“我摸摸!”

    虽然之前已不止一次帮她数过胎动,但每次孩子一动,他还是难掩激动!

    男人拥着她,轻轻贴着她小腹聚精会神等着。

    但他等了半天半点动静没有,陆景萧忍不住皱眉:“又睡着了?”

    “他可能不太喜欢你?”莫念故意说:“你选的玩具不合心意?”

    陆景萧轻笑一声,他明白了,她这是在斥责他,做这些没有事先和她商量。

    男人抱紧她,轻柔动作抚着太太小腹说笑:“就这一间,我擅自做主。等别院和浣花小筑的儿童房,都让你参与其中。你按你的喜好给咱孩子选,我付钱,这样看他还敢不喜欢我?”

    至于碧海盛天的,老太太一早就开始布置了,轮不到他们去弄了。

    莫念笑笑,亲了下他脸颊说:“好。”

    陆景萧被太太这些亲密举动弄的心花怒放,他忍不住抱着人亲来亲去。

    莫念肚子里的小调皮就是这时候,准确无误的给了他一脚!

    那一脚踹的陆景萧一愣,哪还顾得上欺负太太?

    他问:“是动了吧?”

    莫念笑着点头。

    那人忍不住凝眉又问了句:“疼吗?”

    她笑他:“不疼。”

    陆先生皱眉:“这小坏蛋的力气是不是过分大了些?”

    “不大。”莫念轻声说了句,起身拉出起他说:“我饿了。”

    这孩子是比寻常孩子好动一些,但产检医生说是正常范围,莫念不能和这人说,她现在有时候晚上会被肚子里小家伙动的惊醒。

    要是她说了,他一准心疼,这以后要是生出来是女儿还好。要是个男孩的话,保不准这人会和儿子秋后算账…

    “你晚餐做好了吗?”她拉着他又问了句,分散他注意力:“我真饿了。”

    “吃饭!”男人开怀一笑,然后一弯腰拦腰抱起她。

    莫念惊了下,然后伸手抱住他脖子笑说:“你别将我和孩子摔了。”

    “怎会。”

    莫念又笑道:“怎么不会,再过两个月你可就抱不动我了,你不能再这么抱我。”

    她最近这体重长的可不慢。

    “你少担心那些,两个你也不在我话下!”在浣花小筑她说家里有别人不许他总抱她,这也就算了。

    可现在家里又没外人,他抱一抱她过过手瘾也不行?还用体重来吓唬他?她当他是吓大的?

    陆景萧抱着她经过餐厅,但他不急着将她放下去,她抱着人在家里四处溜了一圈,然后在莫名山身前的书房停下了。

    他将人放在椅子上说:“这地方我做了稍显改动,你瞧瞧在哪?”

    莫念好奇的蹙眉,然后起身看了一圈。书橱还是那个书橱,墙上也还贴着她当年的各种奖状,书桌也没变啊。

    不对,好像的确是有什么地方是不一样的!

    她转身再度看向那面墙。

    不全是她的奖状,有照片,有她和父母的照片,还有几张婚后她不知什么状态下被他拍的照片。

    但最吸引她目光的是,是那张他们的双人合照。

    若是莫念没记错的话,那应该是领证那天,他们在民政局拍的照片。

    那人站在她身后解释说:“我也是这个家一份子,这面墙上应该有我的照片。太太你说是不是这么个道理?”

    她伸手摸上那张,当初不曾细看,现在再看,领证那天这人笑的可真开心啊!

    他看着镜头的眼睛似乎在发亮发光。

    她笑:“我是考虑不周,还是先生想的周到。”

    男人走过去抓过她的手放在唇边,故意道:“知错就得认罚,就罚你最近好好休息,养好身体。”

    莫念笑着点头,她知道他是看不得她最近太忙。

    后来他们一起去厨房,她帮他拿碗筷,他端着那些菜。

    别墅很大,但心被填满了,似乎也不觉得空了。

    晚上八点,是陆先生最喜欢的时候,也是最近必不可少的环节,他要帮她数胎动。

    或许是今天这一路奔波让莫念累到了,他胎动还未数结束,她已沉沉睡去。

    陆景萧正要收手之际,肚子里那个小家伙又是一脚踹过来。

    莫念似是感觉到了,伸手习惯性的轻拍了两下小腹,然后调整了睡姿。

    陆景萧皱眉盯着她小腹看想,这孩子果然力气不小。

    他开始轻声警告:“宝贝现在是妈咪睡觉时间,你安分点。”

    谁知肚子里的那个小的那么不给面子,又是一脚……

    莫念再度翻了个身。

    陆景萧皱眉,他得出一个结论——这孩子这么不体贴,不随他!

    后来这一夜,陆景萧几乎就忙着关注太太的睡眠质量了。

    莫念虽然睡的早,但她睡的不安稳,她在他半睡半醒间还起床下楼倒了一杯水去过一次厕所。

    也曾为他盖过一次被子。

    但这些事,他若第二日问起她,她一定不会承认。

    她会笑着告诉他,昨晚睡的很好。

    陆景萧在深夜看着再度入睡的人叹息着想,孕育一个孩子,对他而言可能只是从无到有的过程。

    但那个孩子和她骨血相恋,长在她的身体里,她的感受注定是要比他深刻许多的。这也注定,她要比他辛苦太多。

    莫念近来早上醒的有些晚,但今日格外的晚,早上八点在迷迷糊糊间被宋媛的电话吵醒。

    接通她恍惚的听见宋媛在电话里问:“我之前跟你说的,立棋的领养手续,你到底办了没有啊!这眼看就要开学了啊!”

    “学校我不是已经安排好了?”莫念握着电话坐在床头。

    宋媛在电话那头急道:“那学校不是不好,距离我这儿太远了啊,接送不方便。再说,总也不能一直这样吧?总得先将他身份安下来!”

    “领养的事,你得抓紧帮我!”

    说起领养,莫念这会儿脑袋清醒了,她想起了潘时。

    这手续她答应潘时不急着操办,便不能帮宋媛去弄。

    她想了想故意说:“不太好办,手续繁琐,再等等吧。你也知道有多少人看着我和陆景萧,有些事看着虽简单,但不方便。”

    莫念这也是没办法,已经答应潘时的事,她不好反悔。这机会既然已经给出去了,总得给人家努力的机会,努力完了,才能知道结果到底如何。

    说到底,让她真的看着宋媛一人带着孩子生活下去,她也做不到。

    “……”宋媛急的不知道说什么了,但她知道莫念说的也不是全无道理。

    她和陆景萧现在但凡有个风吹草动都能被放大无数倍,好不容易平息下去的流言,可千万不能再冒出来。

    前两天她也去问过,总结出结果就是,一个单身女人想要领养一个孩子,的确不是容易的事。

    几乎可以说是……不可能的事。

    宋媛叹息说:“那行吧,我自己再想想办法。”

    她这么说也只是宽慰莫念,她这会儿哪能想到什么好办法呢?

    看她这么急,莫念也于心不忍,但有时候这心该狠还是得狠。她若松动了,潘时没机会,宋媛也很有可能再也走不出过去。

    莫念这么一想,平静了。

    不能急,得耗着,得等着看这结局。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