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农门辣媳:撩个相公来种田 > 第182章 等到房子盖好了就好了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182章 等到房子盖好了就好了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这也是林莫瑶后来想到的,参照了后世的工作日,虽说现在的劳动力廉价,但林莫瑶还是做不出那种死劲压榨的事,便定下了每工作六天可以休息一天的工作时间。

    “嗯,以后你们辰时出工,到午时有两刻钟的时间休息吃饭,晚上做工到戌时结束,吃晚饭,后面的时间就是你们的zì yóu时间了,至于休息的日子,你们自己安排,每日休息的人不得超过十人,至于工钱,既然已经管吃管住了,那工钱自然不能开的太高了,每月给你们一百文的工钱,若是出现旷工或者偷懒耍滑的就会扣工钱,当然,生病和休息不会扣工钱的。”林莫瑶说道。

    随着林莫瑶的话说完,几人只听见噗通一声,随即就看见赵虎手握图纸,直接跪在了林莫瑶的面前,硬生生的给她磕了个头,说道:“xiao jie的大恩大德,小人无以为报,只能给xiao jie磕头了。”

    “哎呀,你这是干什么,快起来,快起来。”林莫瑶后知后觉的跳开,连忙喊赵虎起身。

    赵虎又感激的给林莫瑶磕了两个头,这才在林绍远的搀扶下站了起来,林莫瑶一抬头,就看见他略有些发红的眼眶,心中不免感触,这些人,都是冲锋陷阵,保家卫国冲在第一线的人啊,尽管当中有许多的身不由己,但是不能否定的是,他们所做的事就是在保护他们,保护这个国家,可是现在,堂堂的七尺男儿,却因为她的一些安排而红了眼眶,莫名的,林莫瑶觉得有些心酸。

    “好了,我家不时兴跪来跪去的,你以前在军营里也是做小旗的,那以后这百人就交给你管理了,以后你就是作坊的管事,我相信你一定能安排好他们的,有什么事就找司南或者找我大哥就行了。”林莫瑶说道。

    “是……”赵虎深深鞠了个躬,包含感激的应了一声,语气竟有些哽咽。

    林莫瑶最见不得这种场面了,连忙转移了个话题,说道:“不过,图纸我是画出来了,但是这段时间我们家人都在忙,所以房子还没盖,这段时间就委屈你们暂时先搭棚子住着,委屈一段时日了,等到房子盖好了就好了。”

    林莫瑶有些无奈,这半个月,他们真的是忙成狗了,根本就没法休息,都这样了,也还有好多的订单没有按时交上,林绍远为这事可没少奔波。

    赵虎一听,连忙摆手,道:“不委屈,不委屈,小人听xiao jie的安排,有棚子住就不错了,当初我们行军的时候,睡在野外的都有,而且现在天气凉爽,打地铺住棚子没什么不好的,对了,我们也能帮忙盖房子的,我们这伙人虽说都有些不便,但是搬搬东西什么的还是行的。”

    林莫瑶一听,觉得这样也行,便说道:“那行吧,这样,你待会回去就安排一下,今天休息一天,明天开始,一半进作坊开始干活,一半的人准备盖房子。”

    说完,林莫瑶又扭头看向林绍远,继续说道:“大哥,后面的事就交给你安排了,分去作坊的人先安排他们跟着大舅母她们做一遍,等到他们上手了就好,另外,让大舅去跟之前找好的盖房子的人说一声,可以动工了。”

    林绍远微微一笑,点头道:“嗯,我会安排好的,你放心吧。”

    林绍远和司南忙前忙后的安顿这突然多出来的一百人,另外一边,远在京城的赫连轩逸也收到了林莫瑶送去的信,这次没有走特殊通道,竟是耽误了半个月才送到他的手里。

    两年多的时间没见,两人只靠着写信和司南司北的传话联系到现在,说实在的,赫连轩逸脑子里那个小女孩,也仅剩一些模糊的印象了,况且他离开的时候,她不过才十岁不到,如今过去这么久了,也不知道她变样了没有。

    信上,林莫瑶除了跟赫连轩逸说了安顿老兵和伤兵的事之外,还交代了自己已经将松花蛋的制作配方送到了文州,交到了大将军的手里,至于大将军会如何处理,这个她猜不到,但是多半也会跟她一样开个作坊吧。

    另外,又跟他说了一些关于生意上和她对作坊未来的打算的事,最后,才抱怨一般的对赫连轩逸吐槽现在银钱的不方便。

    每次出门大钱虽说有金,可是带的更多的却是铜钱,实在太不方便了,赫连轩逸看到这里,便笑了起来,如今两年过去,十四岁的少年也出落的越发俊朗了,棱角分明的脸已经渐渐长开,甚至连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变了,褪去了稚嫩,多了丝成熟,或许是因为赫连轩逸自幼习武的原因,十四岁的年纪,竟已经快赶上chéng rén的身量了。

    收起信件,赫连轩逸叫来门外候着随从吩咐道:“备马,我们去沈太傅府上转转。”

    自从司南和司北留在林莫瑶身边之后,赫连轩逸回到京城,徐氏夫人就重新给他身边安排了一个随从,名叫四喜。

    虽说四喜的身手不如司南和司北,但是四喜办事机灵,反应灵敏,跟在赫连轩逸身边倒是帮着他做了不少事情。

    四喜听了赫连轩逸的吩咐,便交代下面的人赶紧去准备马匹,自己则跟在赫连轩逸的身后,笑道:“少将军,可要派人先去沈太傅府上说一声?”

    赫连轩逸想了想,道:“算了,我们直接过去就行了,对了,今日可是太子出宫的日子?”

    四喜闻言点点头,回到:“是,今儿个正好是太子爷出宫到沈太傅府上的日子,前天沈爷还派人来问了少将军今日要不要过去呢,但是少将军说你懒得出门便回掉了。”

    赫连轩逸点点头,昨天沈康平确实派了小厮过来问他今天要不要去太傅府,不过他昨天感觉有些不太舒服就给回掉了,不过,今天看到林莫瑶的来信之后,赫连轩逸突然又想去了。

    “少将军可是碰到什么好事了?”四喜见一路上赫连轩逸都在笑,便调侃着问了一句。

    赫连轩逸扭头看了他一眼,笑道:“这都能看出来?”

    四喜连忙点头,笑着说道:“少将军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根了,让奴才想不看出来都难啊。”

    赫连轩逸不语,只是“呵呵”的笑了一声便背着手迈出了大门,门口已经有下人牵了马匹出来侯在了门口。

    赫连轩逸一个翻身上了马,对站在一旁候着的门房说道:“告诉母亲,我今日在沈太傅府上用饭了,让她不用等我。”随后,马鞭一扬,便直接冲了出去,四喜连忙爬上马跟上。

    “是……”

    当赫连轩逸出现在沈府门前的时候,沈府的门房只略微愣了一下,便直接留了一个人在这里等着,一个人跑进府里报信去了。

    赫连轩逸下了马,也没等通报的人回来就直接大步走进了沈家,径直朝着后院沈康平的院子走去,每次太子出宫都会在沈府待上半天,吃过午饭之后,下午若没有其他安排,就会回宫,如果有别的安排的话,就会在宫外待到日落,宫门落锁之前回去。

    还没等赫连轩逸走到沈康平的院子,就看见他的随从跟着门房已经迎出来了。

    “少将军……”沈康平的随从名唤飞羽,也是打小就跟在沈康平身边,对赫连轩逸也是极为尊敬的。

    “你家少爷呢。”赫连轩逸脚步不停的往前走,嘴里问道。

    飞羽和四喜并排走在一起,回道:“大少爷正陪着太子殿下在后院花园的凉亭,特地派奴才来接少将军的。”

    “哦,走吧……”赫连轩逸淡淡的应了一声,脚下一偏,直接换了个方向朝着花园而去。

    赫连轩逸到花园的时候,沈康平正陪着李赋坐在凉亭里,喝茶说话,见他来了,两人就停下了手里的动作,纷纷看向他。

    赫连轩逸走到凉亭下,躬身行礼,“见过太子殿下。”

    李赋笑了笑,嗔怪道:“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就不要装了。”

    赫连轩逸耸了耸肩,没等李赋说免礼就直接直起身,径直钻进了凉亭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毫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杯茶。

    沈康平和李赋见他这样,只是微微笑了笑,便摆手让飞羽带着四喜下去了,凉亭里顿时就只剩下三人,李赋看着他,笑道:“不是说身子不适不出门嘛,怎么又来了。”

    赫连轩逸放下茶杯,淡淡的回了一句:“在家闲着无事,过来跟你们说说话。”

    沈康平和李赋对视一眼,两人眼中纷纷写满了不信,沈康平更是直接纸扇一打,笑道:“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

    赫连轩逸也不否认,而是直接看向李赋,直言道:“你之前不是准备提银钱改革的事?准备什么时候提?”

    李赋眉头一挑,看向赫连轩逸,笑道:“你怎么好好的关心起这件事来了。”

    年前的时候,一次偶然的机会,李赋知道了民间许多商户之间金钱转换,除了平时所用的铜钱和金之外,加入了银子,按照比例,一吊钱等于一两银子,十两银子等于一两金子。

    不过,这也只是私下的操作罢了,并没有经过户部的认可,而李赋想做的,就是将这件事情上报户部,然后全国通行,这样一来,就能减少了许多的不便。

    首要的,就是解决了人们出门必须携带大量铜钱的麻烦,不过,这件事情他只是和赫连轩逸和沈康平商量过,就是沈太傅哪里都只是略微的提了一下,并没有真正的实行,毕竟,他现在才刚刚开始接触朝堂的事,若是太过反而不好,这银钱的改革可是件大事。

    让李赋觉得有意思的是,一向对政事不感兴趣的赫连轩逸竟然主动提起了这件事,很是让他意外啊。面对两人的调侃,赫连轩逸面不改色的回道:“没什么,只是突然想到罢了。”

    “哦?是么?”李赋挑了挑眉笑着看向赫连轩逸,脸上写满了不信,他们三人从小一起长大,他还能不知道他?“说吧,是不是有什么事cì jī到你了。”

    心思被李赋戳穿,赫连轩逸脸上的神情都变得有些不自然起来,面对两位好友,他也没什么好隐瞒的,当即把林莫瑶来信跟他说的事情挑了一些能说的跟两人说了。

    当赫连轩逸说道林莫瑶竟然用了这种办法帮着大将军府安顿老兵和伤兵之时,沈康平和李赋纷纷露出了惊讶的神色,二人对视了一眼,随后看向赫连轩逸,惊讶道:“啧啧啧,你这是走了什么狗屎运了,被人捡回家,还能捡个这么识大体,还没进门就替将军府做事的媳妇回来?有这么懂事的儿媳妇,赫连将军想来做梦都笑醒了把。”

    赫连轩逸听了二人的调侃,也不恼,只是毫无形象的冲两人翻了个白眼,随即说道:“阿瑶说了,现在的货币流通真的实在太不方便了,所以我就想到上次太子殿下提到的那件事,若是能将银子也作为货币的一种,那是不是能省下许多事?”

    李赋直接听笑了,说道:“搞了半天,你就是为了你那个小媳妇的几句抱怨之语就跑来让我重提货币改革的事?”

    赫连轩逸假装根本没听处李赋语气中的嘲讽之意,只是一副理所当然的模样点头,说道:“改革有什么不好?难不成你高兴每次出门都揣上一大堆的铜板?”

    李赋被噎了一下,虽说他出门从不担心身上银钱的事,反正都有随从太监替他付钱,而且他那次出门带的不是金?怎么可能会为了这种事情烦恼。

    但是,转念一想,李赋想到自己之前和沈康平赫连轩逸一起微服私访的时候,看到那些百姓,有些甚至用背篓背着钱出来买东西,确实让他觉得如今的货币流通实在太不方便了。

    只是,自己认同是一回事,提出来实行又是另外一回事了,李赋收起笑容,微微叹了口气,无奈道:“怕只怕我提出来,父皇未必会同意。”

    “为什么?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皇上他为什么会不同意?”这次提出疑问的人换成了沈康平。

    李赋自嘲的笑了笑,道:“这段时间,父皇越来越听秦相的话了,秦相现如今支持的人是二弟,若是我提出来,他未必会赞成,按照他们这段时间想方设法打压我的情况来看,秦相必定会站在反面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