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高门衍生暖婚 > 210 衍生品(4)撒谎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210 衍生品(4)撒谎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傅衍在门口点了根烟,才叼着走了过去,与她站在窗口。

    高大挺拔的男人往窗口一站,立即显得抱着自己看窗外的女人特别娇弱,小鸟依人。

    但是玻幕里两个人的神情,却都是那么的桀骜。

    “谈的怎样?”

    傅衍抽了口烟后问了声。

    顾笙看着玻幕里危险的男人,却是一个字都没有回复。

    谈的怎样?

    一切不都是在你的控制中吗?

    “奶奶答应了!说婚礼的事情不着急!”

    顾笙想了想,从容不迫的跟他说道。

    傅衍漆黑的眸子直直的盯着玻幕里女人的眼,她那冷若冰霜的样子倒是真的逼的他喉咙发紧。

    转眼,他便看向真实的她,之后又用力抽了口烟,眼里的神情越发的邪魅,仔细咀嚼着那俩字,“不着急?”

    “嗯!”

    顾笙稍微点头,他的眼神越来越危险的时候,她反倒是越来越平静了。

    “怎么不着急了?”

    傅衍稍稍上前。

    顾笙便用力往后靠着,眼睛防备的看着他。

    “婚礼的事情原本就规划在明年,我倒是很好奇,傅医生突然着什么急呢?”

    顾笙突然微微一笑,抱着探索的心理跟他探讨。

    “鬼知道我在着什么急!”

    傅衍咬着牙对她说,然后又狠狠地吸了口烟,却坏坏的将烟雾往她脸上吐。

    顾笙条件反射的往旁边转了转头,被呛的眉头都皱了起来。

    “还不是天天想着给那个死女人一个惊喜,结果却被那死女人当成洪水猛兽!”

    这句话他真真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顾笙也诧异的看向他,不知道是不是这房间的灯光太暗,她突然有点看不清眼前俊逸不凡的男人。

    傅衍看着她一双明眸里的动容,也转过头去又看着窗外,雨幕越来越凶,正如他此时的心境。

    “那,生宝宝的事情呢?”

    顾笙又鼓起勇气,才问出这句话。

    为什么,突然之间要跟她生宝宝,这件事之前他们一丁点的计划都没有的,甚至提都没提过。

    “就因为我要在外应酬?你不喜欢?”

    顾笙试探着问他,却是问出来之后觉得有点伤。

    “是!”

    他没否认!

    那声是,更像是在宣布他的权利。

    顾笙听着外面的雷声,内心深处却是有些发烫。

    说不委屈吧,是假的。

    “你明知道这都是我的工作,你跟我领证的时候就知道我是顾氏的人,就知道未来我肯定要过这种生活不是吗?”

    “可是下了班你就是我傅衍的妻子,我傅衍的妻子不需要那么累!”

    “所以你让谭毅文从京盛离开,闹出那么大的动静让他去顾氏,我现在特别想问你,你到底是什么人?你是京盛的幕后老板?也要做顾氏的幕后老板是吗?”

    其实她心里早已经了然他的身份,她从来不觉的这应该大惊小怪,直到这一刻。

    或许是外面的雷雨太大激怒了她吗?

    还是他那声是,活生生的将她内心隐藏依旧的愤怒爆发了出来?

    男人漆黑的眸子直直的逼向她,这次却薄唇紧闭。

    他们之间,一直都是互相信任!一直都是!

    顾笙被他那冷漠的眼神看的,有些受不住的又转头看着别处,但是玻幕里映着她的脸那么委屈又不愿意承认一些事情。

    “原来你这么想我!”

    傅衍点了点头,抬手将烟蒂碾灭在窗台,转身便走。

    顾笙没再说话,只是静静地感受着。

    “砰!”

    一声强硬的关门声,她紧闭双眼,剧烈的心跳声让她知道她说的狠了!

    顾笙觉得自己暴躁了,在跟傅医生的事情上,她向来觉得不会发展到这一步。

    转头,看着那张硬邦邦的床上,那里还有他们睡过的痕迹。

    不知道他去了哪儿,顾笙早早的便上了床。

    似乎也没什么事情比睡觉更重要了!

    即便外面在打雷闪电,在狂风暴雨,仿佛也没办法将她再吵醒。

    ——

    傅家,早上。

    沈如湘早早的起床下了楼,在门口溜了一圈后回到家,老太太刚好也在沙发里坐下,便招呼着她坐过去。

    “你儿子儿媳妇昨晚没吵架吧?”

    “这我倒是没发现,不过阿衍的确是半夜才回的房间。”

    沈如湘想了想,晚上听到儿子房间门响。

    “嗯?他干啥去了?”

    “汗,不是老二回来了嘛,兄弟仨在餐厅喝了会儿酒吧!”

    沈如湘说道,早上起来的时候去喝水看到那里有几个酒瓶子,三只酒杯。

    “还能睡一张床上就没事,顾笙年纪小了点,可能有些事情跟不上阿衍的节奏,他俩到底为什么吵架啊?”

    老太太还是一头雾水。

    “我要是知道就好了,总不至于是为了办婚礼的事情吧?”

    沈如湘也不清楚。

    “唉!这俩孩子,我还记得去年阿衍把顾笙带来的时候,好像也是这时候,那时候俩人……”

    “俩人也是这样,各怀心思!”

    老太太说不下去的话,沈如湘替她说下去,然后婆媳俩都无奈的笑了声。

    “二嫂,要我说,这顾家小姐就是矫情,咱们整天把她供着,她倒好,一点都不给咱们面子。”

    三婶李璃从楼上下来,一边搓着手一边说着。

    沈如湘不太高兴的脸色一冷,却是在李璃坐下的时候又淡淡一笑,“幸好她也不常住在这里。”

    李璃便抬眼看了沈如湘一眼,看到沈如湘眼里明显的不高兴,便也微微一笑,说:“算我多嘴!”

    “阿笙这孩子算是比较懂礼貌了,我听说她在外面厉害着呢,在家总是像个孩子在我边上坐着,咱们家这几个孩子哪个没点脾气的?就说你那宝贝女儿,我那小孙女,那脾气大的,不比阿笙厉害啊?”

    老太太便看向自己三媳妇,提醒她。

    李璃没的话好说,自己闺女的确是娇生惯养的。

    与此同时,二楼的房间里,睡着的人才渐渐地转醒。

    只是,当一睁开眼,就看到眼前睡着的男人的时候,顾笙稍稍一怔,随即却是半个世纪的安抚,安抚自己动荡的内心。

    完全不知道他昨晚几点回来的,只是看到他的时候,已经是早上。

    一阵子不睡在一起,突然睡在一起的感觉,竟然让她有点发憷。

    顾笙心里明白,肯定是上次的事情落下阴影了,只是还是忍不住一再的去看他熟睡的样子,他的五官都很精美,轮廓更是棱角分明,她还是她初次认识的那位傅医生吧?

    只是她一直对他不够了解。

    顾笙悄悄地下了床,换了衣服后便悄悄地出了门,并不打扰他继续休息。

    一下楼便看到大伯母,三婶,还有她婆婆都在客厅里喝茶,她只得走过去打招呼。

    “妈,早安!大伯母,三婶,早安!”

    沈如湘抬了抬眼,伸出手,“过来坐下先喝点东西。”

    顾笙便坐在了她身边,赵美家跟李璃看着沈如湘那么照顾顾笙心里不怎么痛快,总觉得沈如湘是故意在她们面前这么做的。

    “阿笙啊,话说你跟我们阿衍的婚礼,是打算办中式还是西式啊?”

    大伯母便把玩着手上的金手链问她。

    顾笙一双明眸略显文静,只低低的一声,“都好!”

    “都好?都好是喜欢呢?还是不高兴呢?”

    李璃便也问她。

    “只要新郎是阿衍就都好!”

    顾笙便又柔声回答,听得出大伯母跟三婶想要为难她,但是她在对付这些女人方面,还算是有些方法。

    沈如湘便也端着茶好心情的抿着,顾笙只需要简简单单的就能应付的了这两个人,倒是不用她操心了,而且看到这两个女人吃屎一样的神情,她真的很开心。

    “那你倒是不挑剔,不过我还真没想到,阿征还没举行婚礼呢,你们小两口倒是先着急了!”

    大伯母又抚摸着自己的手说起来,低着眼看着自己手上戴着的宝贵的戒指。

    在这样的家门里,好像结婚这种事应该排先后顺序的,顾笙当然也不是不了解,可是他们傅家,好像哥哥们都比较有自己的想法,所以她只微微笑着说,“那么大哥跟大嫂还没想要举办婚礼吗?”

    “谁知道他们在想什么?”

    大伯母突然不高兴起来,是那种真的生自己儿子的气的不高兴,她早就跟傅征提示让他先结婚,可是傅征偏偏说不着急,还要过几年再说,过几年的话,是要自己的儿子去给自己当花童吗?

    “唉!现在的孩子啊,真的是不知道他们在想什么,反正我们想破脑袋也不懂他们了!“

    李璃也叹了声。

    “你现在这个年纪,不管穿中式婚纱还是西式的婚纱,都是最美的了,所以婚礼这么好的机会,一定要多穿几件好好拍拍知道吗?”

    沈如湘放下茶杯,提醒顾笙。

    顾笙其实反映有点慢半拍,但是还是点了点头,“嗯!好!”

    李璃跟赵美家看顾笙那么听沈如湘的话,都有点不高兴,但是沈如湘心里是高兴的,毕竟在家的时候,顾笙都隐藏起自己的锋芒,给足了她这个婆婆面子。

    顾笙去洗手间的时候沙发里的手机响起来,沈如湘一看号码就替她接了起来:“喂?我是沈如湘!”

    “您好!请问顾笙可以接电话吗?”

    “她去了洗手间,今早上你不用来接她了,我让傅衍送她去公司!”

    沈如湘没等徐珍珍问就作了回答。

    徐珍珍……

    这样也好,徐珍珍放下手机后又坐在了沙发里,现在住的地方距离公司近,她倒是不用急着往那边赶过去了。

    “二嫂,你替你儿媳妇做决定真的好吗?”

    “又不是什么大事!”

    沈如湘淡淡的一句,然后拿着手机起身去找顾笙。

    所以,早饭后,顾笙坐傅衍的车离开了老宅,而她的车,被文嫣开了出去。

    顾笙倒是不在意文嫣借她的车开,顾笙只是很在乎坐在傅衍的身边。

    两个人坐在一起很长时间都没什么话,顾笙有点失落的看着外面。

    到了城里,傅衍提示,“要回公寓还是直接去办公大楼?”

    “去办公大楼!”

    顾笙便回了一声。

    傅衍又沉默了一会儿,不过在车里寂静了一会儿后他又问顾笙,“你昨晚说奶奶同意明年办婚礼?”

    顾笙明眸一动,随即转眼看他,心想你干嘛又突然提这件事?

    “嗯!”

    昧着良心继续撒谎。

    傅衍却是转眼看她一眼,然后车子突然拐进了小路,前方正好有颗昨晚被雷电击倒的白杨树。

    傅衍转眼,又耐着性子盯着她,“我最后跟你确认一遍,奶奶真的那么说?”

    顾笙……

    “嗯?”

    傅衍漆黑的眸子直直的睨着她。

    “既然你知道奶奶不可能那么说,你干嘛还问我?”

    顾笙便也勇敢地迎上他的眼眸,轻声质问。

    “就是不死心,想要知道自己一心想的,也是那个死女人想要的。”

    死女人?

    顾笙觉得这两天傅衍一直骂她死女人肯定很过瘾,也忍不住咬了咬牙。

    “死女人还会有思想吗?”

    倔强的跟他斗嘴。

    “死女人不仅有思想,还思想很复杂!”

    傅衍又说道。

    顾笙气的怒视他,真想狠狠地打他几下子。

    “那你干嘛还要跟这个死女人在一起?”

    顾笙便发脾气了。

    “因为我蠢啊!”

    傅衍咬着牙跟她说。

    顾笙觉得心肺里一阵发热,有点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傅医生蠢的话,这世界就没有聪明人了。

    “我不要坐你车了!”

    顾笙怕再这样下去她会气的大吼,赶紧的拆开安全带要走。

    车门却被他从那边反锁,顾笙心口一阵,转眼看他,“你快点把车门打开!”

    “你是逃兵吗?”

    傅衍挑眉。

    “我当然不是逃兵,我只是不想跟你吵架!”

    顾笙说。

    “那我要是想跟你吵呢?”

    傅衍抓住她的肩膀摁在座位里,身体前挺,精致的五官就在顾笙的眼前无限放大。

    他看得见顾笙眼里的晶莹剔透,他知道她又生气又难过,但是他难道不是这样?

    “你卑鄙!”

    顾笙看了他一会儿,在眼泪快要挂不住流下来的时候,狠狠地推他的胸膛。

    结果就被他轻易的摁住了手。

    “我是卑鄙,我也只对你一个人卑鄙!”

    “你干嘛对我一个人卑鄙?难道你把这也当成一种恩赐?”

    顾笙彻底恼了,他这到底是什么逻辑。

    “难道你想我对别的女人这样?”

    “是啊!你去跟别的女人生孩子吧,我来给你养!”

    顾笙点点头,眼泪吧嗒掉下去的同时,这句无情的话也说了出来。

    “你再说一遍?”

    傅衍抵住她的额头,双手捧着她的脸,他很确定,她敢再叫他去跟别的女人生孩子,他肯定会把她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傅衍,我讨厌你!”

    顾笙却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委屈到泪流成河。

    傅衍看着她那样子,原本愤怒的想要啃了她的心情,一点都没了。

    “顾笙,你为什么要让我觉得自己像个qiáng jiān犯?”

    傅衍突然放开她,突然觉得自己好可怕,她还这么小,他却逼着她跟他生孩子?

    他给她留下了心理阴影?

    傅衍发现这一事实的时候,惊的不敢相信自己曾经对她做过的事情。

    “你以为你是什么?你要是正常人,会不经我同意就……”

    顾笙还是推开了他,然后转身去用力的开车门,可是她怎么都开不了,急的浑身都在发抖。

    直到啪的一声,车门锁被他打开,她才用力的将门推开,然后跑了出去。

    她简直不敢相信,她怎么能像个孩子一样,这么不理智?

    她干嘛哭的那么懦弱?

    她转眼看车子里,他已经不再看她,只是还是维持着那个姿势看着车子前方。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