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都市言情 > 凤栖仙源 > 第四百零九章 结局注定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四百零九章 结局注定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夏玥琸不轻易制毒,但这些年只要是她研制的毒药,所用的药材可都是出自仙源空间的,所以别人要想研制出解药,那药草除非也是出自仙源空间,否则哪怕是同样的配方,研制出的解药也是无用的。

    “我只是担心毒医门罢了,毒医门既然是研究毒术的,自然也就善于解毒了!不然他们自己人中毒了,解不了,那不是作死吗?既然子蓁这么有信心,我也就放心了。”木易之好不容易将心中的邪念压下,一本正经的回道。

    那三朝容颜是出自仙源空间,解药也只有仙源空间里的草药制成的药丸能解,所以对于木易之的担忧夏玥琸根本就没放在心上。

    “放心吧,毒医门解不了,或许毒医门出手都号不出中毒的脉象。”夏玥琸信誓旦旦的保证。

    “这么神奇?”木易之是相信夏玥琸的毒术的,只是还真的被夏玥琸的自信惊到了。

    “嗯,我肯定,以及确定,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了,木大哥这次回到川洲一定要做好准备,到时候毒发了,御医找不出原因,凤凰宫中一定会上演一出大戏。”夏玥琸笑嘻嘻说道。

    见夏玥琸那稍显得意的模样,木易之宠溺的看着她:“子蓁,谢谢你当初放了他一马。”

    夏玥琸认真的看着木易之,敛去一脸的笑意:“不必言谢,我们曾说过你我是知音,是一辈子的知己,为了你我也不会真的置他于死地,为了外祖父,我也不会要了姜珑儿性命,这一点是我对不起木大哥,她害得你中毒,害得你多年被遗弃,我却不能让她一命抵一命。

    该说谢谢的是子蓁。”

    木易之正要说什么,就听到一阵敲门声。

    “是送膳食的来了。”夏玥琸说道:“进来。”

    走在前头的是青衣和冷衣两个,二人分别用托盘端着酒壶和酒具,后面跟着两个小厮,手里都提着食盒。

    四个人进入小厅,给夏玥琸和木易之施礼后,青衣道:“主子,这是属下安排的夕食和酒水,不知道主子喜不喜欢。”

    夏玥琸点头道:“摆上吧,出门在外不必讲究那么多,安排好我这里,你们就下去用膳吧,我这里不用伺候了,你们该知道我不喜欢什么,今天谁值夜,一会儿用完夕食等在偏厅就行了。”

    “是,主子,属下知道该怎么做,属下什么都没看到。”青衣回道。

    夏玥琸满意的点头。

    两个丫鬟将榻桌上的茶具撤下,将食盒中的六菜一汤摆到榻桌上,又将两个酒樽斟满粮食酒,这才带着小厮退出小客厅。

    云城也是靠近源湖的,所以这里的湖鲜很出名,桃源紫衣的商号也根据源湖的出产,做出当地闻名的菜品。

    摆在榻桌上的源湖醋鱼、绿茶虾仁、源湖八珍、源湖膏蟹、源湖鲟鱼,就是其中最出名的几道菜品。

    这也是夏玥琸前世去过的那个有名的城市吃的几道菜,念念不忘后自己试着做的,没想到味道出奇的好。

    夏玥琸想或许是因为凤栖大陆没有污染,没有人工饲养的关系,才能最大限度的保持食材原有的鲜味吧!

    源湖鲟鱼是清炖的,源湖八珍是汤品,还有两道家常小菜也是夏玥琸喜欢的,凉拌木耳和炝拌土豆丝,用来下酒最好不过了。

    木易之执起面前的酒樽,对夏玥琸道:“子蓁,我了解你的想法,当年的恩怨我已经放下了,他们二人的结局已经注定了,不要将过错都揽在自己的身上,那不是你的错,你的顾虑我懂,放心吧,回去后我会做好准备的,不会让自己吃亏的。

    来我们喝酒,这两天真的有些乏了,喝点酒解乏。”

    夏玥琸也执起酒樽:“木大哥不但要做好准备,不但不能吃亏,还要坐上那个位置,我期待那一天,只有你坐上了那个位置,凤琼王朝才会良性发展下去,我也会放下那段恩怨,他们两个需要从神坛上跌落下来,失去在乎的一切,我才会甘心。”

    “当初子蓁与木大哥和白家四哥合作商号,只是想削弱凤琼王朝的皇权,让你和白家脱离你父皇的掌控,白家是木大哥的母家,他们会一心一意对你的,而不是去辅佐木长青,我一直都是在利用你,为了达成我报仇的目的。”

    说完夏玥琸一口将酒樽中的白酒饮下,这番话夏玥琸在心中憋了好久了,今天趁着酒劲说出来,心里好受多了。

    “我曾说过,最好的报仇方式不是杀了对方,而是剥夺他在乎的一切,既然他们与你我之间有这么多的牵扯,我就更加不能让我们几个身上背负着骂名,给他们下毒,悔了他们最在乎的容貌是第一步,将他们推落神坛,不再握有权力是第二步,囚禁他们一生一世,让他们失去最珍贵的自由是第三步。

    而这一切都是木长青最不在乎的儿子做的,是姜珑儿恨不得处置后快的眼中钉做的,这是最后一步。”夏玥琸说的光明正大,一点也不担心木易之会怎么看。

    “至于他们的子女,我的那两个表弟和表妹你看着办吧!我随时等着他们报复我。

    本来上一代的恩怨就不该由下一代来背负,可惜他们当初的心太狠,直接要了祖父和我父母的命,我能让步到如此地步已经是最大限度的仁慈了,再多我就做不到了。

    还有我要让他们两个将来为我的亲人守墓,一生一世都不得离开夏家的墓地。”

    这是夏玥琸第一次明确的说明自己的想法,哪怕在两个弟弟和东方宇面前都没有说的这么详细。

    夏玥琸的灵魂是来自那个法治社会的,虽然来到这里,她的武功高强,也只是为了自保,手上才沾染了人命。

    但在她心里人命还是很珍贵的,慈不掌兵这一点夏玥琸是懂得的,她注定只能做一个小女子,而无法真正的征服天下。

    她虽知道在这个古代大陆权力有多重要,但她只希望亲人能平安,祖父当初选择的路她不能置喙,但弟弟们的选择她还是能引导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博评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