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8读书网 > 历史穿越 > 大宋好官人 > 第八百零四章:说不清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
确定

第八百零四章:说不清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汴梁城附近那么多“钱民”放gāo lì dài,都是冲着赚钱去的。

    九出十三归啊,还是以月来计算。好一点的,按季度来计算,也就是三个月。要是狠一点的,直接一个月来要利息了。不还?呵呵,利滚利!

    这也是gāo lì dài不受待见的原因,太害人了。但是没办法啊,官府开的借贷机构,也是差不多这个价——阳奉阴违嘛,怎么说都好,借钱的就是注定要被宰了。现在,突然出现了一个极为“大度”的银行,这些百姓都是将信将疑的。人性如此,没办法。但内心,却是极为高兴的。谁能保证没有个手头紧的时候呢?

    只是很多人还在观望,不知道真假。

    而聪明的人,也瞧出了一点端倪了:“好法子,用民众的钱,借给民众,倒是会想啊!只可惜……”

    人都是聪明的,虽然“银行”这个概念很新,但宋朝人的接受能力一点都不弱,甚至有“竞争对手”来这里“取经”了。张正书也不会阻止他们,在张正书看来,银行越多,反而越能体现“建设银行”的优越性。首先就是铸币权了,拥有了铸币权的银行,那简直就是规则的制定者,甚至可以说是躺着也赚钱了。其次,就是信用问题了。可以说,只要宋王朝不倒,那么“建设银行”就不用担心信用问题了,这可是以皇帝的声誉做担保的,还有“大桶张家”的财力,当世除了祥符石家之外,没有第二个能做到这地步了。可以说,只要过得十年,银行就与大宋牵制绑在一起了。除非赵家人踢开张正书单干,不然的话,“建设银行”都不会倒的。

    最后,就是准备金的问题了,任何银行都会遇到挤兑的情况,但应付挤兑,其实并不需要全都兑付出去,只需要安稳住一小部分人,就能应付挤兑的情况。但是,张正书不会主动透露这一招的,同行是冤家呐!

    当然了,即便那些个“同行”知道有银行这么一个赚钱的方式,也未见得他们会跟随张正书的脚步。

    毕竟银行初创,谁知道能不能赚钱?这天底下的百姓,大多数都是跟风的。银行这股风起不来,那些“同行”绝对是袖手旁观的。

    正闹哄哄的时候,突然走出来一个看似挺有钱的主,提着一袋钱说道:“汴京城‘林百间’林员外特来给小官人撑场子,存入白银三百两!”

    “哇……”

    现场当即有点被点燃的感觉了,估计是这三百两白银对普通百姓的冲击力有点大吧。

    但其实,这真的只是林百间身家的“九牛一毛”罢了。三百两白银,听起来不少,但换算成铜钱,也就九百贯钱左右罢了。要知道,林百间在汴梁城中拥有的商铺何止百家?更别说其他资产、窖藏的钱银了。

    可以说,林百间真的是看在“世交”的交情下,给“大桶张家”送人情来了。

    要是换在后世,这就等于送个花篮过来。

    这人的话音刚刚落下,紧接着又有一个声音说道:“钱塘曾家预存一万贯钱!”

    “哇!”

    围观的百姓,再次发出了惊呼声。

    一万贯钱啊,即便是在富庶的汴梁城,这也是一笔很大的钱银了。

    “樊楼范家,预存五千贯!”

    “何家布行,预存八千贯!”

    “明州苏家,预存六千贯!”

    ……

    没错,苏熙苏子明回到了汴梁城,还带来了苏家的善意。

    这六千贯,其实就是苏家订购新式海船“飞蛟船”的货款,只不过张正书需要他来壮声势罢了。苏熙苏子明已经在李家村住下了,还带着他那个新婚妻子高小娘子。说实话,张正书都没去看过他的新婚妻子——别想歪啊,张正书就是想瞧瞧,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女子,才能抓住苏熙这个科学狂人的心?

    这朋友妻,不客气——不对,是不可欺……

    话说回来,曾瑾菡在窗台上瞧着,都惊讶地捂住了嘴巴:“郎君,这些是‘托’?”

    “当然了,不然谁会想着存钱也喊出来啊?”

    张正书叹了口气,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新生事物总是弱小的。如果不加以宣传,不加以引诱,怕是没人会来银行存钱。

    “这都行?!”曾瑾菡还是不敢相信,怎么会有人想出这等法子来?这也太……太不要脸了点吧?

    大概是听出了曾瑾菡话语中的鄙夷,张正书咳嗽了一声,说道:“这只是策略,策略……”

    但是,下一秒,张正书自己都惊呆了——“祥符石家,投五万贯钱‘建设银行’信托!”

    “什么?!”

    张正书有点不真实的错觉,这可真的不是他的“托”啊?而且,祥符石家,张正书并没有走得太近,哪怕他和祥符石家合作了炒茶,但也不过是泛泛之交罢了。其后,虽然张正书也让施工队给祥符石家建房子,号称是“大宋第一高楼”,但也还没有完工,这会都正躲着祥符石家呢!

    现在祥符石家突如其来的捧场,让张正书有点措手不及了。

    “郎君,你还和祥符石家有走动啊?”曾瑾菡眼睛里都泛着疑问的光芒。

    张正书苦笑道:“只是生意上的往来,我哪里敢和他们走动啊?”这是实话,祥符石家再低调都好,他们都是将门。他本身就和赵煦走得近了,再和将门走得近,这不是自寻死路吗?再大度的皇帝,都要怀疑张正书的立场了。屁股不正,那是最忌讳的。被这么“莫须有”干掉,张正书怕是连哭都来不及。

    再说了,张正书想要宣传的是“存钱”业务,毕竟这才是银行的主营业务。至于“信托”什么的,只有等银行信用起来后,才可能招揽到生意的。只不过张正书没想到,第一单信托,居然是这种情况下产生的。

    更加让张正书惶恐不安的是,石可斓亲自来了。

    人群让过,石可斓越众而出,身后还跟着几个老卒亲兵。张正书叹了口气,只能说道:“你等等,我让人接他上来……”

    曾瑾菡点了点头,大概也想明白这件事的严重性。处理不好,怕是两头不讨好的。
←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
推荐本书添加书签书架
博评网